闲云问对

 

(大雪初晴,学佛人叩门声急。闲云真人合上经书,起身纳客,赐座,奉茶。礼毕,学人恭身问真人。)

学人:请问真人,学佛难吗?

真人:很简单!

学人:学佛很简单吗?

真人:很难!

学人:到底是很难还是很简单呢?

真人:难就难在太简单!

学人:吃斋,做善事,念经念佛号,烧香磕头,可以成佛吗?

真人:可以!

学人:可是您在《金刚经解说》里说,吃斋,做善事,念经念佛号,烧香磕头,是不能成佛的!

真人:如果执着于有一种行为才可以成佛,这种人成不了佛;如果在做事的时候不执著,才有可能成佛。

学人:只执着做善事而且是不问回报的善事呢?

真人:不能成佛。

学人:只有爱世人之大爱的人能成佛吗?

真人:执着于爱也不能成佛!

学人:一心修道,不问世事的和尚、道士,他们能成佛吗?

真人:如果他们为了成就佛道用尽一切方法,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成佛。

学人:如果他们什么方法都不用呢?

真人:那么他们就有成佛的可能了。

学人:那么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人,反倒可以成佛了?

真人:你说的那些无所事事的人只是假象,因为遇到事情,他们就不会无所事事的。即使不遇到任何事,他们仍然会关心自己的身体,肚子饿急了,也会到处去找吃的。这些不愿意吃亏的人,他们的无所事事只是暂时的假象而已,因此他们不能成佛。

学人:怎样的无所事事才不是假象呢?

真人:明白了什么是假象,真正的“无所事事”就不是假象。我们闲派,就是要大家真正的无所事事。无所事事则心闲身静,乃至于身心皆忘,仿佛这世界上任何地方落下一根针你都能听到。

学人:闲派六爻与佛法有什么关系?

真人:闲派六爻是本人多年研究易学和参禅佛法的结晶,把易理升华到佛所传授的心法的高度。为凡人指迷,为修行者指路。

学人:六爻好像入门很容易,升阶很难。

真人:无迹可寻,法无定法;变化多端,不可以泥;以手指月,不可以执。

学人:这就是《金刚经》里“无有定法,如来可说”的意思吗?

真人: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

学人:佛教主张“无我”,您却在一篇文章中谈到“我是谁”?那么您认为能知道“我是谁”的那个人是谁?

真人:是智慧,是一种观察能力。

学人:那是谁的智慧?是佛的智慧吗?它与“我”是什么关系?

真人:智慧是没有“佛的”和“非佛的”的区别的,智慧里面是非有非无的。有和无是对立的,智慧里面没有对立。智慧是没有角度,没有立场的,所以才能称之为圆满智慧。智慧犹如大海,“我”只是大海上翻起的浪花。

学人:除了把智慧比作大海,还能比作什么?

真人:一面无处不在、有知觉能力、自带光源的镜子。当物还没有对着镜子的时候,镜子不会把物的影像摄入镜中;当物正对着镜子的时候,镜子不会因为物的好恶美丑而生憎爱;当物离开镜子的时候,镜子也不会把物的影像保留在镜子里。

学人:为什么说“菩提本无树”比“身是菩提树”的参悟高呢?

真人:智慧似海,无明如风,无论海面有没有风,海都在那儿。

学人:那么佛教怎么看待那些没有智慧的众生?

真人: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

学人:劝人做善事,莫做恶事,就可以免堕轮回吗?

真人:仅此两项则还不能,还须做到“自净其意”。

学人:您可以教我修行的方法吗?我真的很想通过修行成就佛道!

真人:修行没有方法可教,明白道理,不去做不利于修行的事就行。如果你认为你是在用一种方法修行,头脑里有个修行的“我”,还有个修行的“方法”,那“我”、“人”之相就未除,这本身就不是佛讲的修行。

学人:怎样才能明白您说的道理呢?

真人:识别善知识,恭敬善知识,接受善知识。

学人:怎样的人才算善知识?

真人:言行中已无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四相,只有智慧能被你感受到。

学人:去哪里能寻得善知识呢?

真人:众里寻他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!

学人:您看我可以成佛吗?怎么才能成佛?

真人:理既明,不问则能成;问则不能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